白川南杳

OOC重度偏执狂 看到OOC会发疯。
主战米优喻黄。
微博ID:白川南杳

【终炽|米优】Licht 02

失踪人口回归。大半年前的坑了,很抱歉拖了那么久才更新……

前文见主页。

如有OOC欢迎提出,食用愉快。




02

  优一郎一怔。他从没听过米迦尔这样叫他。大概是很久不开口的原因,米迦尔的声音有点沙哑,有接近成年人的低沉。

 

  “……米迦。”优一郎有点儿艰难地挤出这个称呼,觉得尴尬让喉咙发干,“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米迦尔微微地点了点头,抬起手触碰到耳机,迟疑片刻还是垂了下来。

  

  “呃……你等了很久吗?”优一郎一边讪讪地开口,一边伸手想去帮米迦尔拖拉杆箱,却被对方的手有力地按住了手背。米迦尔的手指冰凉像从温暖的室内出来触碰的第一片雪花,又立刻地松开来,攥住了把手将拉杆箱拖至身边。

 

  “一小时。”米迦尔言简意赅,显得十分冷淡。他背起了那个黑色的包,偏偏头示意优一郎带路。

 

  优一郎尴尬得快要笑不出来了。该死,这死小孩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不好相处的?

 

  “抱歉啊路上堵车了……要不要喝点什么?”优一郎一边走一边说,还是决定努力活跃一下快要凝固的气氛。

 

  “无所谓。”米迦尔回答,垂眼在ipod上按了几下。

 

  靠!会不会聊天啊!优一郎咬牙切齿地考虑着是先给他一拳解解气还是先提着对方的领子质问他到底是不是米迦尔,忽然瞥见他背上的黑色的包。

 

  “是吉他吗?”优一郎问。

 

  “嗯。”

 

  “你不拉小提琴了?”

 

  “嗯,我从来都不喜欢小提琴。”米迦尔说这话的时候,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眼神有点儿青春期少年叛逆的意味。

 

  优一郎没再说话,开了车门把米迦尔的行李放好,等米迦尔坐进去后关上了车门。

 

  “等我一下。”米迦尔透过车窗玻璃看见优一郎一溜小跑没了影,过了十来分钟又看见他快步走回来,手里捧着什么东西。

 

  “给。”优一郎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不由分说把手里的杯装饮料塞进了米迦尔手里,然后自顾自地系安全带。

 

  米迦尔捧着温热的杯子,有点儿莫名其妙,也没问是什么,凑在吸管口就啜了一口,结果差点喷出来。

 

  ——热可可。热可可倒是没什么问题,但这个甜度绝对是往里面狠狠地加了两大勺糖吧!

 

  优一郎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转头看了米迦尔一眼,一本正经地说:“你说无所谓,我就随便买了杯饮料,先凑合着喝吧。”然后又露出了一点点笑意,“不喜欢喝的话可以倒掉。”

 

  报复,绝对是报复。

 

  米迦尔瞥了一眼已经憋不住笑甚至愉快地哼起歌的优一郎如此想道,并且深深地怀疑起了身旁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比自己大上七岁。

 

  可他还是不动声色地慢慢地喝完了这杯热可可,压抑着海浪翻腾的胃维持着表面的风平浪静,满意地看到优一郎脸上露出些微的失望。大概对方非常乐意看见他脸色铁青地倒掉这杯热可可,而米迦尔近年的兴趣恰好就在不顺人意——尽管有时候这让他自己也不太好受。

 

  优一郎停了车,侧过身取了瓶矿泉水,将它扔进米迦尔怀里,看着米迦尔皱着眉想扔回来的动作扬了眉毛说:“得了吧,甜成那样,不喝点水漱漱口你不腻得反胃?”

 

  米迦尔握着矿泉水瓶,没说话。优一郎没管他,先行下了车,余光瞥见他慢慢地扭开了瓶盖。

  

  有一点终归还是没有变的。优一郎想,米迦这家伙从小就是这样,什么都喜欢一个人藏着,无论是精神上的痛苦还是身体上的难受,从来都喜欢用面具遮掩起来,不过以前是笑容,如今是冷淡罢了。

 

  

  四周人声嘈杂喧哗,空气中弥漫着新鲜蔬果的气味,黄底红字的大型价目牌晃得人有点眼花。手推车的轮子在光滑的瓷砖上滚动发出低低的鸣响,混着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匆匆地在白炽灯灯光笼罩着的密闭空间里流动。

 

  “想吃什么?”优一郎抓着手推车的把手,转头问落后他两三步的米迦尔。

  米迦尔显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懒懒地抬了抬眼皮看优一郎一眼,又垂下眼睛盯着手机屏幕:“随意。”

  

优一郎克制住抄起法棍就往对方脑袋上招呼的冲动,深吸一口气问:“红烧牛肉还是香菇炖鸡?”

  

“——什么?”根据米迦尔以往的所见所闻,他决不相信单身汉会做这么丰盛的菜。

  

“方便面。”

 

“……”

  

  “逗你的。”优一郎瞧见米迦尔黑线满布的脸,觉得有点儿好笑。他倒真想让这死小孩吃方便面呢,但他妈要知道他就拿方便面招待几年未见的表弟,非得把他话费打穿不可。

 

  优一郎一边暗自哀叹今后的生活绝对充满了他一个人自言自语似的声音以及无时不有的尴尬,一边扬手取了一盒咖喱块。

  

  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吃咖喱总是没错的。优一郎心下思忖着。

 

  【小优会做咖喱吗?】米迦尔眨巴眨巴圆圆的蓝眼睛。

 

  【当、当然会啊!】优一郎有些心虚地合上手里的菜谱。

 

  【说谎。】米迦尔笑得眯起了眼睛,像狡黠的小狐狸。

 

  【什么啊!不信我今天做给你看!】男孩子的好胜心被激起来了,优一郎立刻搬了凳子站到了料理台前。

 

  ——最后怎么样了?优一郎回忆着,他好像是被油烟呛得满脸眼泪,还烧穿了一个锅,连累米迦尔也被熏红了眼圈。最后好歹是端出了一盘黑乎乎的姑且算作食物的东西,米迦尔尝了一口,立马吐着舌头说难吃,然后倒掉了,毫不留情。

 

  那小子,从小时候开始就那么不可爱。优一郎看着一旁沉浸在网络世界表情淡漠的米迦尔,很是老成地叹了口气。

 

  但其实如果他有幸自己尝过那一盘黑暗料理,他绝对应该感谢懂事的米迦尔没有把盘子掀到他脸上去。

 

  

  水汽缭绕中有浓郁的香气四溢,优一郎舀了一小碟尝尝味道,满意地在心里夸了自己八百遍,接着将锅里热气腾腾的咖喱盛进盘子里。

 

  “喏。”优一郎将一个盘子往米迦尔面前推了推。

 

 米迦尔没有动,只一言不发地盯着那盘咖喱,一张扑克脸上什么也看不出来。

  

 “不吃拉倒啊。”优一郎也没跟他客气,自己先开动了。

 

 米迦尔又一动不动地盯着那盘咖喱好几分钟,才慢吞吞地拿了勺子舀了一勺送进嘴里。他没有说其实当年优一郎当年作为黑暗料理届新星的咖喱让他从此对咖喱有了一定的心理阴影……他没有说,他也不会说。

 

  醇厚的咖喱搭配松软的米饭,温暖的感觉在口中散开。咸淡适中,有淡淡的甜味。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像是在风雪中奔波了一天然后回到家里坐在炉火边,舒适和温暖汇入四肢百骸,有什么柔而暖的东西像茧一样将他裹起来。

 

  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多久没有在“家”里吃过饭了,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忽地想起了很小的时候妈妈为他熬的汤,心底有什么柔软的地方被轻轻地戳了一下。

 

  “我说,你读的学校是没有晚自习的,下了课之后乖乖回家,不会做饭就等着我回来。”优一郎努力表现得严肃,心里却打着鼓,他真的不确定这个青春叛逆期的表弟会有什么反应。罢了,最坏也就是摔门离家,他坐那个位置自己应该逮得住他……

 

  “好。”

 

  优一郎正估量着饭桌到门口的距离,却突然听见对方淡淡地应了声好。

 

  他是没有料到这么干脆这么乖的回答的,呆愣愣地瞧着对方,显得有点蠢。

 

  “我吃饱了。”金发的青年垂了眼睫,将空盘子端回厨房。

 

    ——回家啊。


评论 ( 14 )
热度 ( 43 )

© 白川南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