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川南杳

OOC重度偏执狂 看到OOC会发疯。
主战米优喻黄。
微博ID:白川南杳

愿望

被月考完虐后的短小随笔 米迦中心  私心打个米优tag

————————————————————————

  伤口像是怪物狞笑的嘴,森然地慢慢裂开。米迦尔觉得身体开始变重,像是隔着冬天屋里的窗户一样,整个世界都雾蒙蒙的。他缓慢地跪在雪地上,然后如同一片雪花,颓然地落到地上。他的眼前一片漆黑,无边无际的黑暗吸裹着他,让他在深渊里湮没。他挣扎着想逃脱,可深渊里实在太温暖了,温暖得就像……就像模糊的幼时记忆里妈妈的怀抱一样。

  啊。妈妈。他茫然地想着这个词。深渊里穿来遥远又飘渺的歌声,轻飘飘的,像一片羽毛,落到他已经死去的心脏上,融化一片冰凉。那是妈妈的声音。她在唱摇篮曲。

  眼前渐渐有了光亮,黑暗中撕裂出另一片墨色,远处有渐弱的灯光,像是被黑夜吞噬的最后一丝太阳的光亮。

  那是车灯。是八年前自己躺在冰冷的公路上,最后看见的父母远去的车灯。妈妈。他微微地张口,想呼唤那个人。可他发不出声,她也不会回来。

  远方一片寂寥的黑夜中突然出现萤火般细微的光,像是天神割裂黑暗的剑。那光越来越近,越来越亮,烧灼着他的眼睛,直至流下泪来。是妈妈。她回来了。

  车在他身旁停下。他看见妈妈最爱穿的那双白色高跟鞋落在他身旁,发出“嗒”的轻响。鞋尖落了灰,他想伸手拂去,一双纤长的手却向他探来,握住了他冰凉的手。那双手里流淌着曾哺育他的温热的血,如同冬日炭火一般的温暖紧紧包裹着他冰凉的手,暖得竟有些疼痛。他等这双温暖的手太久了。

  “米迦,我的好孩子,妈妈来接你了。跟妈妈走吧?”他看着那嫣红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的话语水一般温柔。

  这是他多久以来的愿望。他曾经多少次幻想着妈妈会接他回去。幻想着她重新拥他入怀,抱着珍宝般小心翼翼地抱着他,轻声唱着摇篮曲,然后他就在她温暖的怀中安睡。
  
  隔着皮肤传来的温暖和爱意烫得米迦尔双眼模糊,落下来的泪水也是滚烫的。

  他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用干涩得快要撕裂的嗓子发声:“对不起,妈妈。我不能跟你走。小优在等我,我要去救他。”

这才是我的愿望。

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夜晚,公路,车灯,高跟鞋,妈妈嫣红的唇,连同掌心的温度,全都消失了。

  米迦尔像是从沼泽里爬上来,忽地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浩渺无际的白,凛冽的风卷着雪,刀子般割裂空气,穿进他身体,砭骨地冷。伤口还在流血,冰凉粘稠的血液染红了他白色的制服,像妖冶的花。他一手按住伤口,一手撑着剑柄站起来,迎着风雪向远处的残垣断壁前行。

  小优,等我。我马上来救你。

评论 ( 1 )
热度 ( 27 )

© 白川南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