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川南杳

OOC重度偏执狂 看到OOC会发疯。
主战米优喻黄。
微博ID:白川南杳

你究竟是怎样在爱他

看了动画21集有感而发的随笔。没剧情没逻辑没文笔,有点意识流。私心还是打个米优tag吧。

——————————————————————————

桑古奈姆是没有阳光的。也没有花草,没有树,没有萤火,没有你心心念念的那抹绿。

有时候你会觉得,那绿像阳光下叶片一样绿得明朗,又觉得那绿像星星似的萤火,是黑暗中唯一的熠熠的光亮,是你内心最后的一片温柔。

你是那样地迷恋着那抹绿。它象征着生命,象征着活力,象征着你曾经被需要被家人环绕的快乐,你甚至觉得那就是你生命的意义。

你行走在死去的城市里,你行走在没有阳光的桑古奈姆里,你踏着黑色的砖石,指尖触碰到的是冰冷的黑色砖墙。你忽地想念那人的体温,这死寂的城市却用冷漠嘲笑你的人类才会有的柔软心灵。吸血鬼不应有的感情在你骨血中流淌,在你心底凝结成那个念了千万遍的名字。你因渴血而无力地靠在墙边,恍惚间看见那个绿眼黑发的人站在远处微茫的灯光下看着你笑。

你听见遥远的地方有风声。风卷着杳杳而来的声音。有人在呼唤你的名字,用熟悉又充满活力的声音。

米迦。米迦。

那声音是从何而来,又于何处消散?那迢迢的人类世界,是怎样呢?如果当年逃出去,生活会怎样呢?如果死亡,会怎样呢?世界崩塌了会怎样呢?一切消散又会怎样呢?

如果没有他,又会怎样呢?

不。不会没有他。不能没有他。世界可以崩塌,一切可以消散,可是不能没有他。

他要活下去。你要救他。

把他还给我。人类,把他还给我。这是支撑你走过这充斥着充满屈辱和不甘的四年的唯一信念。

八年前,你被家人弃于公路。你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你的唯一愿望只是想让家人展露笑颜。四年前,你看着他翠绿的眼瞳被泪水晕染,模模糊糊像是雾里的光晕,倒在血泊里的你却笑了,因为他得救了,他能逃出去了,他可以代你看看外面的世界,他可以代你收获这世界残存的温柔。

为了家人的笑容,为了他能快乐地生活,你想着,要再努力一些,更努力一些。

握着剑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呢?荆棘深深刺入你血肉时你又看见了什么呢?

所念所想皆是他,整个视野都是他。

你只想带他走,护他平安。

你穿过无数刀光剑影,卷起风腾跃空中,手中的剑是你唯一的武器,远处那张昏睡的脸是你唯一的目标。你斩过千军万马,你跨过万水千山,为了他,只为他。像是古时的信徒,穷尽一生孤苦行走,只为见到信仰的神,哪怕死在神的脚下也在所不惜。

你的目光紧紧钉在远方。不被幻术迷惑,甚至感受不到疼痛。要过去,要快些过去。

你说你会更加努力。

你倒在地上,数十人举刀冲向你,那时你在想什么呢?

你觉得似乎已经用尽力气,然而你在看到他那一瞬间,又紧握剑柄再次跃起,以生命相拼冲向那个人。仿佛只要有他在,你就无惧风雨。

你究竟是怎样在爱他?他对你来说究竟是什么呢?

你终是越过重重阻碍,带着一身的血与伤痕到了他的身边。

你握剑的手松开了。

你用那双曾紧紧握住刀剑迎击数十倍于自己的敌人的手,轻轻地将他扶起。

【走吧,小优。】

你曾浴血握剑的手,如今却温柔拥他入怀。你曾冰冷好似寒冬的面庞,在他面前尽数化为一汪柔柔的水,漾出一个疲惫又温柔满足的微笑。

只要能救他就可以了,只要他安全就可以了,只要他笑起来就可以了。

而你究竟是怎样在爱他?他对你来说是什么呢?又意味着什么呢?

是信仰吗?是生命的意义吗?是唯一的光亮吗?

你终究是如此地爱他。

评论 ( 2 )
热度 ( 67 )

© 白川南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