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川南杳

OOC重度偏执狂 看到OOC会发疯。
主战米优喻黄。
微博ID:白川南杳

【终炽|米优】癌(2)



(2)雨季的周末


最近城市进入了雨季。雨忽大忽小,时而咆哮时而啜泣,但就是下个不停。雨水像调皮的孩子拿着画笔在窗玻璃上刷了又刷,直至刷得整个世界都模糊起来。窗外乌云翻滚的阴沉的天,高耸而颓然的大楼,街道上隐约的红绿灯光,都变成了一团团朦胧安静的光影。


在这样的天气里,米迦尔和优一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宅在家里和暖气共度周末——更何况,米迦尔感冒了。


其实米迦尔一向注意强身健体提高免疫力,但实在敌不过下班回家路上突然袭来的大雨,当他站到家门口时已经完全湿透了,当天晚上就咳嗽起来。好在米迦尔体质不错,倒也不至于病得严重。至少,他准备了周末的早餐,还成功地把优一郎从被窝里拖了出来。


“喂小优,再不来饭就要凉了。”米迦尔说着,拉开椅子坐在桌前。


“是是,就来——”优一郎大声地回复道,尾音懒散地拖得老长,末了还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穿着简单的棉质T恤和宽松的不知道从哪里随便扒出来的裤子,拉开椅子坐在米迦尔的对面。


“小优真邋遢啊,头发都乱七八糟的。”米迦尔的目光在他身上流连,露出一种介乎于无奈和嫌弃的表情。


“哈?!那又怎样啊?在家里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也没有什么必要吧?”面对米迦尔那张表情复杂的脸,优一郎无所谓地扬了扬头,接着把注意力集中在早餐上。


“但会让人觉得小优很没精神啊。”米迦尔说着,还是忍不住伸手帮他理了理脸颊边的乱发,以免被他一不小心吃进口中。雨忽地大了起来,米迦扭头望向窗外,朦胧的城市显得遥远而飘渺。


“雨季会有多长呢?”米迦尔自言自语道。真希望快点天晴啊,他回想起夏日晴空万里时优一郎碧绿的眼睛在阳光下闪耀的光辉——那是能点亮他生命的光。


“比起那种无所谓的事,米迦,”优一郎慢悠悠地说,“不专注一些的话,你的早餐可就没了哦。”


米迦尔猛地回过神看向优一郎,优一郎一脸恶作剧得逞的坏笑,视线下移,那只小麦色的手握着的筷子上夹着半条烤得外酥里嫩的烤鱼。


“小优太狡猾了!”


“饭桌如战场啊米迦,看看,到底是谁没精神啊,不专心吃饭是不行的。”优一郎咬了一口烤鱼,扬扬筷子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


而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餐盘上。


“啊可恶!我的火腿肠!”优一郎懊恼地嚷道。


“所以说,小优,一秒也不能松懈呀。”米迦尔露出胜利的微笑,心满意足地嚼起从对方餐盘里夹来的火腿肠。


闹腾着吃完了早餐,优一郎自觉的洗了碗还顺手帮米迦尔把药冲好,放在桌上。药水黑乎乎的,散发着一种诡异的气味。优一郎按捺不住好奇心,微微地抿了一口,而后落荒而逃。


“好苦!喝这种药米迦你是怪物吗?”


“是小优太弱了忍受不了苦味而已。”米迦尔端起杯子一饮而尽,温度刚刚好,像恋人的体温。


“只有怪物才能忍吧!”优一郎的声音远远地从房间传来。


又窝进被子里了吧?米迦尔想着,走回房间,果不其然,优一郎正裹在被子里兴致勃勃地玩PSV。


“今天打算就窝在被子里一天吗?”米迦尔无奈叹道,却掀开被子也窝了进去。


“因为天冷嘛,”优一郎笑嘻嘻地放下手中的游戏机,翻了个身看着米迦尔的眼睛,“如果能跟米迦一起窝在被子里一天,感觉也不坏嘛。”


米迦尔一怔,心脏在对方这句坦白又让人脸红的表白一样的话语中化成了一汪水,在胸腔翻腾,几乎满溢出来。他用手臂支起身子,深深地看着身下人满是笑容的脸。


他微微俯下身,想亲吻对方的嘴唇。他的金发垂了下去,轻轻搔着优一郎的脸颊。


然而优一郎却笑着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他惊诧,突然想起自己感冒了。刚想起身说抱歉,对方却用手臂卡在他脖颈后阻止了他的动作,先开了口:“米迦嘴里一定都是苦味。在接吻前,先吃颗糖吧?”话音刚落,他的嘴里就被塞进了一颗糖——看样子是早就剥好的。


他含着糖,觉得自己就要在对方的笑容里溺毙了。他俯下身,两人额头相抵,一起笑出了声。


—————————————————————————————


好冷啊想窝在被窝里到死【趴】


评论 ( 10 )
热度 ( 54 )

© 白川南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