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川南杳

OOC重度偏执狂 看到OOC会发疯。
主战米优喻黄。
微博ID:白川南杳

【终炽|米优】Out of the window

感谢基友小北@北南调 的修改意见!

食用说明

米迦小优均逃出并加入帝鬼军的平行世界设定。没看懂的话评论里会补充说明。我觉得还是甜的。

若有OOC请务必拍死我。

食用愉快,欢迎拍砖。

———————————————————————————

残阳歪歪斜斜挂在地平线,似乎下一秒就要坠落下去。血色染红了半边天空,云团边缘隐隐泛着金色的光芒,像是公主华贵礼服上的金丝花纹。阳光温柔地抚摸着小楼下的青年的金发,热烈的拥抱染得他的身上暖暖的,温和的风像柔媚的情人,亲昵地亲吻少年的脸颊。

树被风的手拨动,哗啦啦地唱起歌谣。这安详的一切都使青年几乎睡去,但是在几乎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他又仿佛惊醒一样站直了身体,猛地摇晃脑袋,似乎想将所有的疲惫甩开。

他揉揉眼睛,金色的睫毛在阳光中微微颤抖。他缓慢地挪上了阶梯,迎着阳光向上爬,像是走向天堂。

他在一扇深红的门前停下,却不急着进去。他深呼吸一下,然后拍拍脸颊,努力让自己显得更有精神一点。在确认自己能保持有幼芽生长般活力的样子之后,他才放心地推开门走了进去,顺手把右手里的东西放在墙边。

他抬眼看见黑发青年站在屋子里挥剑,动作干净利落,挥剑的姿势也没有丝毫差错。剑劈开空气,带起透明的气流,嗡嗡的响。恍惚间他似乎看见曾经那个站在战场上凛然而立不顾一切斩杀敌人的少年。那时的他身着黑色军装,碧绿的眼里含着刀剑的清光,身体像剑一样挺拔。

“小优,我有说过不要再练剑了吧?”金发青年微微蹙起眉头。

“米迦?你回来啦!”黑发青年闻声转过头来,满脸欣喜,丝毫不在意金发青年语气中的责怪。

“我在家无聊嘛,偶尔练习一下也没关系啊。”优一郎放下剑,灵活地绕过桌子走到米迦尔身边,“你看,我现在可以毫无障碍地在房间里活动了哦,”他露出自豪的表情,“厉害吧?”

米迦尔无奈地叹了口气,声音微不可闻。他放下手中的食材,安抚地说:“是是是,小优最厉害啦。”他凝视着对方那绿色的眼睛,毫无神采,像翡翠般剔透美丽却毫无生气的眼睛。他总觉得他的眼睛里有一潭死去的水,让他心脏猛然揪紧,窒息一般地疼。

“可是你需要休息,你的眼睛还没能康复。再者,现在是和平时代,也不需要小优上战场斩杀吸血鬼。”米迦尔说着,挽起袖子,打开了装食材的袋子,眼前浮现出筱雅笑着将食材递给他的脸。虽然不是很想接受帝鬼军的帮助,但在这种时候他也不得不低头。

“我知道啦,米迦你好啰嗦,”优一郎在椅子上坐下,“人类已经胜利了,因为我眼睛的问题上级特意批准你带我到偏僻的乡下休养。是吧?”优一郎露出有些遗憾的神色:“可恶,没能参加最后一场战役啊!不就是失明了吗?就算是失明了我也照样可以上战场的啊!不也有失明的武士可以靠感受剑气来战斗的吗……唔!”

米迦尔将刚刚用来拍优一郎脑袋的书放下,说,“小优你是笨蛋吗?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以前小说看太多了很不好哦。”

他凝视着优一郎写满不甘的脸,无奈中又松了口气。这的确是小优啊,的确是那个总是不服输,再大的困难也看得无所谓,认定了什么就拼命去实现的笨蛋。这种天真的乐观让米迦尔颇为无奈,但却也为之心动。这是他的小优,没有被那个实验影响到心智,真真正正的百夜优一郎。

“米迦,今天的世界又是怎样的?”优一郎用手撑着头,头转向窗户的方向,像真的能看见远方那一片复兴的融融景色似的。

“啊,今天外面是晴天哦。天空非常非常蓝,云很白,气温也刚刚好。嗯,就像我们小时候一起爬树摘果子那天一样晴朗,”米迦尔嚓嚓地切着菜,抬头也往窗外望了望,“大家都非常努力地在修复城市,已经有很多地方都修好了。每个人都很辛苦地工作,但是看起来非常快乐呢。”

说着,他把切好的食材放进已经热好的锅里,翻炒了起来。优一郎听见食材接触锅发出呲啦的声音,渐渐浓郁的香气萦绕鼻翼,像是温柔的春风。

“米迦,是在做咖喱吗?”这温暖的香味对优一郎来说再熟悉不过,他咧开嘴笑了。

“嗯是啊,现在城市还在复原中,这些食材很难买到哦。”米迦尔把炒好的食材倒进汤锅里,加了咖喱块,咕嘟咕嘟地煮了起来。热气蒸腾而起,像是缥缈的纱罩在眼前。

“今天路过一个公园,”米迦尔边说边盖上锅盖,“里面已经有父母带着小孩子在玩耍了。小孩子们到处跑,笑得很开心,非常有活力的样子。政府开始在公园里种花草树木,大家都准备好迎接和平的新生活了。”

“听起来这个世界正在变好啊。”优一郎露出期待的表情,“真期待以后它的模样。”

有突兀的吱呀声在屋子里响起,似乎是拉开了抽屉,接着是窸窸窣窣的响声,像是有人在翻找什么东西。

“米迦?在找东西吗?”优一郎问。

“嗯,有一种调味料用完了,我找找看。”米迦尔回答,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和缓,不紧不慢。

接着又有像是撕开什么东西的声音,优一郎不太能分辨出来,但有隐约的药味散在空气里,钻入他的鼻腔。

“米迦,我怎么闻到有药水的味道?”优一郎用力吸了吸鼻子,确认的确是有药水的味道。

“啊,只是有一个药水瓶的瓶口破了,有些漏出来了而已,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黑暗里传来米迦尔令人安心的声音,就在身边。

“这样啊。”优一郎也不太在意,仍面朝着窗外。

有温柔的风从窗口钻进来,伸出那双柔软的手拥抱优一郎,携着阳光暖烘烘的味道,亲吻他的面颊和头发。

“久等了,做好了哦。”有金属碰撞的清脆响声,像是象征幸福的风铃声。紧接着就是咖喱温暖的香气,勾得人垂涎三尺。

米迦尔将盛好咖喱和饭的盘子放在优一郎面前,把勺子放在他手里,指尖不经意擦过他的掌心。优一郎觉得米迦尔的手凉凉的,大概是碰过水的缘故吧。

“唔,还不错。没想到你这家伙还会做饭啊,”优一郎大口大口地吃着饭,“说起来,家里是不是有什么铁制品生锈了?有铁锈的味道哦。”

“明白,一会儿就去检查检查。”米迦尔撑着头,凝视着优一郎笑容满溢的脸,不禁也微微地笑了起来。风拂起他额前的刘海,却无法在他蓝海般的眼睛里掀起一丝波澜。他的眼底是剑般锐利的坚定,而流露出的温柔却凝成了一个温暖的茧,护面前那人于满天冰霜。

『为了保护你,我什么都会做。』

夕阳里房间被温暖的金红色浸染,暖意填满了整个屋子。就像幼时一起玩耍的无数个下午,和平又安宁。就连风都是温暖的,阳光也像酒一样带给人醺然的醉意。

米迦尔眼睛半阖着,沉默中他的疲惫决堤,再也抑制不住地在血管里蔓延。但他只是轻微地阖了阖眼就直起身子,紧了紧手上的绷带,上面的红色痕迹已经不再晕开。

他往窗外望去,有风吹起窗帘的纱。

如血残阳仿若神袛俯视残破的大地,残垣断壁都镀了金。野草在曾经繁荣的城市里疯长,天启四骑士似有若无的声音碎裂在风中。

一切就像是三途河边永不改变的日暮景色。

血色的光流进屋内,爬上他放在墙边的沾了血的西洋剑,在米迦尔伤痕累累的身体上肆意流淌,嘲笑着抚过他缠着绷带的手。

“明天的世界,也会像今天一样美好吧。”

“嗯,一定。”

评论 ( 7 )
热度 ( 42 )

© 白川南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