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川南杳

OOC重度偏执狂 看到OOC会发疯。
主战米优喻黄。
微博ID:白川南杳

花海

芸薹。漫山遍野的芸薹。那金色花朵的灿烂微笑汇聚成了金色的波浪,是金色的海,又是充满阳光的天堂。空气里满是芸薹馥郁的芬芳,像浓郁的酒,灌醉了我,我只能晕晕乎乎地向前走,依稀还记得我要做什么。


我们一行人已经在这芸薹的海洋里走了很久了,像蜜蜂一样在花丛间穿行,汗水从额角渗出来,肺也止不住地开始收缩,像要窒息了一样。我们在找Z。一个小时前,她像翩跹的蝶一样落入这片芸薹花海,几分钟内就被这花海淹没,了无痕迹。


即使我滚烫头发下的头脑已经不太清晰,我也知道,我要找到她。我必须要。


我抬头看向前方。山坡上依旧是一片海一样的芸薹,在风中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像是日本百鬼里浑身金色的玉藻前一样蛊惑人心。


到底在哪。她到底在哪。R说她大概是被金色的芸薹花海蛊惑了,堕入了这片海,就像堕入深渊一样,会被这片花海一点点的吞噬,成为它们的养料。我把手搭在额头上,晃晃混沌的脑袋,说不,我要找到她。一行人中不知是谁附和了一句,大家又继续前行,扒开身边的芸薹,寻找那个被金色妖精蛊惑的女孩。


芸薹在阳光下娇笑着,挤攘着要舒展自己纤细的身体,展现袅娜的舞姿,散发出更加浓郁的香气,像是香甜的梦境。


我觉得我几乎快要晕过去了,手机械地扒开前方的芸薹,然后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她。


她软软地倒在地上,有芸薹在她身边疯长,挤挤攘攘向着阳光生长。她的身体竟看起来像是瘦了一圈。


R上前,扶起她的上身,端详她的脸,又扒开了她的眼皮。


已经死了。R说。我们走吧。


她又软软地倒回地上。我看了看她,跟着其他人离开了。其他人走得好快,一下子没了踪影。只有R慢慢地走着,似乎是在等我。


远处的树旁有一根圆木。我在圆木边坐下来,身边就是芸薹的花海。风卷着花香扑入我的鼻腔,充盈我整个身体,我感到一阵眩晕。


我说我累了,想休息一下。以圆木为枕,我在草地上躺了下来。


眼前的场景变得温柔又模糊。像是昏昏欲睡的午后,视野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却又感到无限的温暖和安心。


我觉得好困。大概是要睡过去了。大概……我也要在这里沉睡着死去,陪伴死去的Z了。


在支持不住的眼皮合拢之前,我看见R看了看我,转身离开。他身旁,站着的那个人,好像Z。


他说:


『再见。』


评论
热度 ( 7 )

© 白川南杳 | Powered by LOFTER